燃尽悲伤

我逗比起来不是鹿:

骑士还记得那大雪降临,万物静寂的季节。


一年四季,那时候比以往还要寒冷。


国家面临危难,旦夕祸福只在一瞬之间。边境强敌蛮人,皇城角斗权势。他是为国打战担忧现下局势,可又受于那人的命令只能在遥远边境打响自己忠诚的号角。战鼓响起的时候,他的马已经冲在最前,他注定是要献国的忠臣。


骑士与他偶然展开对话。他们是战友,也是上与下。他是王,他是骑士会跪拜的王。


于是王忍不住问他。


“你们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,那你害怕死亡吗?”


骑士的剑即使在皇城里也是冰冷凌厉,他的剑在腰上,那是王赐予他的。


他从不离手。


骑士低下头。


“我允许你说话,骑士。”


骑士这才开口。


“爱是永恒,我的王。”


“爱本身就是至死不渝,我们无法从爱逃脱也不能结束。爱是不可抗力,思念的人会成为天上的星星,梦里的人会成为所踩的地。看到影子就会想起爱人,今天下雨,我就像是透过水看着遥远的城。空气是青鸟带来的消息,我们希望从那只青鸟的尾羽找到幸福的钟声。”


“当我无论如何都能回忆起爱,当我看到任何东西只能联想到爱。”


“当我活着便能将爱与自身相连。”


“那么我的活着,便是至死不渝。”


“所以你不害怕死亡,因为你看她就像是一个战友。”王沉声说。


骑士低头。他沉默。


“那么我呢?”王说。


骑士捏紧剑柄。


他们之间不需要敬称。


“如果我死呢?”王说。


“回答我,骑士。”王说。


“我的王。”骑士总算抬头。


我们能从他的眼里看见某种不知名的情绪。


他们心知肚明,因为双方都是公平的。


“我会成为你,我的王。”


你的国。你的子民。你的梦。你所看的天空海。


你。


我会成为你。




最后的最后。


骑士带上皇冠,红袍加冕垂在大雪纷飞的夜晚,拖在纯白的地变成了紧追不停的时间。


当一切惨绝人寰又重获新生。


只有墓地能回答骑士了。


我成为了你。

评论

热度(41)

  1. 燃尽悲伤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极昼与辰星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Felsa
  3. ink⊿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樱舞罗裳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樱柔